MEDIA COVERANCE


媒體報導
2021-05-04 其他

35釐米寬的世代情感-熊南人 專訪


是誰切洋蔥 熊南人 高鏡山 35釐米放映機

你看過「露天電影」嗎?在許多台灣人的生命中「露天電影」是個意義非凡且不可取代的時代記憶,在那個沒有網路、沒有第四台的年代裡,它滿足了人們對生活的幻想,也帶動娛樂產業的發展。隨著科技進步與網路普及,當年代帶給人們新奇、感動與熱情的氛圍,也伴隨著這個見證台灣電影業興衰的「露天電影」逐漸消逝,僅留下承載著眾人回憶的35釐米放映機與為數不多的電影膠卷。


從事露天電影放映的高鏡山師傅,將經驗、技術與35釐米放映機傳承給兒子高祥晴,就在高祥晴師傅因產業衰退而考慮退休的關鍵時刻,在外地從事偶像劇拍攝的高璞元夫妻選擇回到台南承接家業,讓露天電影文化繼續被留存。自此,被妻子林佩褕戲稱像個「熊孩子」般古靈精怪、不受傳統束縛的高璞元,以三代家業養成的「熊南人」精神,在「郡西十三番地」展開一場嶄新思維的文創運動。


看似留下了什麼卻又留不住什麼

看似留下了什麼卻又留不住什麼


露天電影是非常重視技術層面的事業,除了要精準地抓對焦距以外,影布怎麼搭、怎麼拉才能呈現最漂亮的畫面,這些都需要長年的經驗累積才能夠做到。「父親憑他的經驗就能知道機器該怎麼擺放、要轉多少度,聽機器運作的聲音就能夠知道哪裡出了問題,而我們還是需要靠機器的反應才能夠判斷。」從事現代攝影技術工作的高璞元說。


既存在必合理,35釐米需要有市場、有需求才有存在的意義



每一場露天電影的放映,都需要一到兩組重達四十公斤的放映機,五人一組的團隊也必須早早開始搭影布、架機器,收工回到家中還必須清潔、保養才能讓放映機維持良好的狀態,這是傳承下來的標準流程。「父親是個很嚴厲的人,也因此讓我的技術底子很紮實。年輕的時候我原本想從事電子業,但也說不清是被父親影響還是被機器影響,最後還是選擇了露天電影這個事業。」 高祥晴師傅看著父親留下的35釐米放映機娓娓道來。




在露天電影還沒有融入廟宇文化之前,不僅是取代傳統野台戲的奢侈娛樂產業,更是體現主人家面子的形式。無聲電影的時代,負責說明電影內容及主角對白的「說書人」是不可或缺的靈魂角色,直到有聲電影出現後,被稱作「王祿仔仙」賣藥人取代,全盛時期甚至是由「王祿仔仙」邀請露天電影來做場,除了吸引人潮聚集外,更透過放映師所製造出的空檔時間販售藥丸,就像現在的廣告時段一樣。




從大家樂時代的輝煌到第四台崛起後的沒落,說書人、「王祿仔仙」這些傳統技藝也跟著露天電影一同從時代的進程中消逝,高璞元有感而發地說:「露天電影必須靠著廟宇文化的支持才勉強撐下去,所以我認為要能夠創造商業價值才能成功轉變成文化,不然就只能被稱為歷史。露天電影要走向哪一條路?如果要成為一種文化,就必須先找出可以永續發展的商業價值。」



先蹲再跳 從轉折處看見突破點

先蹲再跳 從轉折處看見突破點


為了修復在「八八水災」重創受損的35釐米放映機,高璞元申請文化部的圓夢計畫。回想那段搶救放映機的日子,高璞元語氣沉重地說:「機器裡的零件都已經停產了,要特別請人製造,不然就要從報廢的機器裡拆下來,所以光是修理機器就花了幾十萬,而且這些零件跟炭精棒都屬於消耗品,如果沒有政府的支持跟資源,這種文化復興的計畫根本無法推動。」


電影要被播放和觀看 電影才有生命



除了硬體設備的維護之外,電影版權更是推動計畫遇到的大問題。「在放映露天電影前我們都會跟影片的版權商洽談,希望能夠以冠名贊助的方式合作,共同推廣這些幾十年前的膠卷電影文化。有些公司聽到我們竟然還留有那部電影的膠卷都嚇了一跳,也很樂意與我們合作推廣,但有些公司就會以首輪或二輪電影播放的費用來計價。雖然感到無奈,我們也才知道如果版權的問題不能解決,那麼即便用數位修復或是搶救膠卷也沒用。」高璞元說。




一旁的高祥晴師傅也忍不住接話:「無論在哪裡播放、下片多久後播放、為了什麼目的而播放,收取的版權費用都一樣。老電影的活化保存需要政府及學術單位協力溝通,在我們盡全力修護、保存與推廣的同時,播放的版權費應該也要『撒蜜斯』一下,不應該以新片的價格做齊頭式的收費,這點真的很不公平也應該被修改。」




高璞元說曾有學術單位向父親高祥晴提案,希望能把膠卷捐出做文化推廣及修復保存,父親當下表示:「捐給你們沒有問題,但是否能拷貝一份膠卷給我們?」對方的答覆是可以給一片數位光碟。高祥晴聽到自己珍藏的膠卷不僅要免費送給別人,還只能得到一片書店都能買到的電影光碟片,立刻就回絕了,因為這些膠卷對父親來說是輝煌時代的記憶。




面對復興露天電影產業的窘境,高璞元感嘆地說:「如果不能在資源、金錢無虞的條件下進行,只能很緩慢地推廣,能走到哪裡就是哪裡。至於傳承跟教學就真的要看緣分了,有人願意學我們當然很樂意教,畢竟只學習新科技是不可能瞭解舊科技的嚴苛,但也會擔心他們學成後是否能成為謀生的技能呢?所以市場與需求才是最重要的!」



活化不如創造需求的嶄新思維

活化不如創造需求的嶄新思維


對於露天電影文化的保存與推廣,高璞元有自己的看法:「比起搶救或活化膠卷,推行數位轉膠卷更有意義,因為露天電影要能夠永續保存與推廣就必須有新的電影。為了日後數位轉膠卷時能夠無縫接軌,在數位拍攝時必須降低影格來拍攝而影響到品質,雖然這並非主流市場,但最起碼可以保持膠卷電影的發展不致中斷,就像黑膠唱盤一樣,不能都以商業的眼光來看這件事。而且,為什麼國外都在做這件事情而我們不做呢?如果現在讓技術中斷,未來要再恢復就更困難了。」


露天電影是舊時常民生活,現在是文化工藝,要做的不是搶救膠卷而是重新創造市場需求



「35釐米要突破,就要想辦法讓它變成不是只有放映電影的電影,如果只是單純看場露天電影我會覺得很可惜,假設膠卷沒有新的電影出來,就只能選擇往回走,試著挖掘出一些有趣的東西,讓到現場看電影的觀眾除了回憶,更能親身體驗到早期原汁原味的現場氛圍」高璞元接著說。


為了能夠持續推廣露天電影文化,熊南人在商業攝影謀生的同時,持續記錄、收集露天電影的故事與素材,並且向文化部爭取紀錄片製作補助,希望深層探討露天電影與35釐米放映機的影像紀錄並上映,讓更多人瞭解台灣電影史的脈絡。林佩褕說:「露天電影就像是顆洋蔥一樣,當你撥開它多層次的內涵後,才會發現它的底蘊是如此令人感動也讓人感嘆。」


▍ 是誰切洋蔥・全台巡迴展

藏在內心深處的情感,就如同洋蔥般,藏得越深,滋味越是強烈。
當我們深入探究,就會發現這塊美麗的土地上,藏有許多感人的故事……誠摯地邀請您, 透過多位藝術家的創作與觀點,一同感受動人的情感與無限的關愛。


撰文|新光三越內容中心
圖片|熊南人電影映像有限公司 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