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DIA COVERAGE


媒體報導
2021-07-31 兒童美育

阿咧的怪獸氣球來啦!屏東看海美術館《春江獸月夜-阿咧特展》


看海美術館 阿咧

看海美術館前身是屏東海口港的候船室,經過修整成為今日全台唯一玻璃帷幕的看海美術館,春江獸月夜-阿咧特展為首展,在此展中,戶外將展出14米高的怪獸氣球,名為『春江』,直立高聳的14米怪獸背著行曩雙手環抱看海美術館,觀眾要登上三樓才能看到怪獸的正面,此次大型氣球作品的填色是阿咧親為,採寫實風格,難度極高,因填色的工法是逆向工程,型體未完成之前先繪製在版片然後才逢成形體,所以得靠立體概念想像繪製。


全台唯一玻璃帷幕的看海美術館|圖片來源:屏東縣政府


名為『春江』,直立高聳的14米怪獸背著行曩雙手環抱看海美術館,觀眾要登上三樓才能看到怪獸的正面|圖片來源:屏東縣政府

館內的展出,一樓為『春江獸月夜』的主場,展出阿咧數十件立體作品,造型生動富有生命力,在作品中常有潛伏的幽默,是阿咧對於怪獸的詮釋。位於二樓展場展出作品以水墨為主,多件是阿咧以海口港當地特色為創作題材,除了福安宮、海生館、連洋蔥、鳳梨都成了阿咧筆下的”生物“。


一樓為『春江獸月夜』的主場,展出阿咧數十件立體作品|圖片來源:屏東縣政府

阿咧的水墨和雕塑互為相融,水墨技法充分應用於雕塑的上色,在陶的創作中,雖然只有灰階的釉,因著他的想像力,讓雕塑的色彩可以展現出水墨的空氣感。水墨作品卻因著立體雕塑的3D思維,讓平面超越了時空限制,常見作品中的怪獸或交疊或透明或巨大,雖感於不同空間的共存,卻有著絲息牽引的互動。

春江獸月夜緣起

春江;怪獸名,來自南海海裡的山名南山,性喜助人,一日聽聞有一南海小乒乓,可隱身、可奇大亦可奇小,可穿越時空,自在來去,春江心生嚮往之,故在一花好月圓之日收拾行曩,心意堅定且意念小乒乓,專注而定、身隨意行,倏忽即浮出海面來到屏東海口,尋找南海小乒乓。


關於阿咧 / A-Lei

創作豐沛的他,計畫在有霧有雨的地方蓋一座怪獸美術館


阿咧本名葉信泓 ,以個性十足的別稱自喻為「旁觀者」。“阿咧”源自日文”あれ”(那個是),他旁觀的是生活周遭親自經歷的一切,例如:都市道路的路障、建築空間內不顯眼的一隅、餐桌上隨意堆疊的餐盤等等。阿咧擅長以這些稍縱即逝、卻又無處不在的生活即景,作為靈光閃現的切入點,再以自身的感觸和無邊際的奇想,發展出自己的圖像宇宙。

阿咧作品最獨特之處,在其造型和情緒層面的強烈 “表現力”, 這種力量溯源於二:
一是自童年開始對於動漫、機器人和玩具的熱愛,賦予阿咧的作品各自展現截然不同的角色獨立性、和情節故事性。其次,受到奧地利表現主義畫家席勒(Egon Schiele, 1890 ~ 1918)作品中充滿神經質、壓迫感、和奇特扭曲的畫作視角等風格影響,也讓阿咧作品中的角色姿態和情感充滿張力。動漫和席勒,看似截然矛盾,卻都是挑動他情緒的觸媒。


阿咧作品《火星探險隊》|圖片來源:意識藝廊
阿咧作品《帶我去月球》|圖片來源:意識藝廊
阿咧作品《熊熊想到你》|圖片來源:意識藝廊

阿咧熱愛玩具,特別是怪獸,他認為“怪獸”往往被刻板地視為正義的對立面,但他會不自覺站在怪獸的立場,對他們的處境表示同情,這反而導致他對怪獸的特殊喜愛。

阿咧希望,藉由創作出情緒感染力強烈的怪奇生物 ,挑戰人們對於貌似醜露、又不具價值的存在提出質疑,並打破對立。


▍看海美術館・預約看展

https://www.amazing-pingtung.com/a-lei

展覽日期:2021/07/27-09/05
展覽地點:屏東看海美術館(屏東縣車城鄉海口路1-12號)

「春江獸月夜」特展配合疫情2級警戒,採預約入館、單一動線參觀,每日開放四場次,每場次限時2小時、限量容留50人,場次間將進行清場消毒,每日200個入館名額,喜歡的朋友動作要快。預約資訊及線上觀展請至屏東縣政府官網、「春江獸月夜」展覽官網或「屏東縣政府傳播暨國際事務處」臉書粉絲頁查詢。



圖|小典藏(https://artouch.com/kids)、意識藝廊(http://www.yesart.com.tw)
文|本文轉載於【小典藏|愛看展】阿咧的怪獸氣球來啦!屏東看海美術館《春江獸月夜-阿咧特展》https://pse.is/3lt5gc